西方早期风景画的宗教象征与阐释

ads

摘要:西方早期绘画为统治阶级而服务,在教皇与封建贵族统治的世界,基督教是人们生活的精神支柱之一。绘画艺术作为基督教的传道工具,为宗教提供了形象生动、手段丰富的表达途径。这就表明,艺术和宗教在表现方式上排除理性和确定无疑的表述之外,采取的是一种非哲学的方式,寻求更为感性、内涵丰富的方法来表现它们的思考和想象。

一、象征、宗教象征和艺术象征

“象征”这一指代关系引申为在某个范围内能达成共识的观念或约定俗成的事物代表。象征可分为公用象征和私立象征,也可分为寓言式象征和非寓言式象征。前者都具有固定、明确的象征符号,如《圣经》是布满上帝象征意义的书;后者则相反,没有固定的象征符号,是临时在意象上附加复杂精神意义而形成的象征,类似于诗中语境与语言的张力。

《圣经》中的象征既是宗教的象征,又是诗的象征,因为《圣经》即是用诗的语言进行讲述的。对《圣经》的解释无疑会影响到对文学艺术的阐释方式或作品的解读,因为基督教从诞生日开始就与文学艺术相牵连,基督教的信仰经典《圣经》一开始采取的就是诗性的形式,是西方文学的福地。《圣经》中的象征构建了通向信仰的桥梁,也构建了创作的桥梁。生活在西方社会的人们,不可能成为一个纯粹的无神论者。

对于艺术象征来说,其通过表面形象的构造来完成内在意义的表述。基督教有着自己的一套完备的象征符号,有时这种符号被人们视为一个“交易体系”的代表。对于绘画艺术象征来说,象征可以说是一种感性且内涵丰富的方法,其通过表面形象的构造来完成内在意义。西方早期风景画家通过寻求象征方法进行创作,神性与诗性的象征启示便成了“交易体系”的主体。西方早期风景画的内涵也主要从神性与诗性这两方面展开。

二、西方早期风景画对神性与诗性的阐释

(一)早期风景画与诗性表达的共通性

西方早期风景画中象征和寓意的精神内涵源于神性与诗性的启示。《圣经》的宣传与早期风景画的关系密不可分。“上帝造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又将永生安置在世人心里。”这是《圣经》对美是源于神的表述,表明在基督信仰中,神的创造与眷顾是一切美的根本。神,他是神秘的,人与神的交融、沟通实质不可言说。风景画雏形时期,画家将《圣经》中具有象征性意义的自然事物,以简单而形象且类似风景画的语言进行烘托圣经人物的情感起到了不同凡响的作用。人只能以象征的途径寻求信仰,因为在基督信仰中,美即由神而来,神是真善美的统一体。

在古代,当自然受到威胁,现实的一切处于动荡不安之时,诗人们就会寻求一片幻想中的宜人之地,比如一处有着临湖或临溪而立的阴凉大树,在遍布苔藓的山洞和灌木丛中,时而传来鸟儿鸣啼与牧羊人哨声的风景。西方诗人每当在现实生活中遭到挫折或磨难,希望摆脱宫廷和城市、呼吸一下农村纯朴的空气时,其会从忒奥克里托斯和维吉尔的诗篇中汲取灵感,如同中国诗人会从陶潜或王维诗中寻求安慰,获得内心的宁静。

对于画家来说,其成长过程一直受到西方传统文化的熏陶。从亚里士多德将诗与画都归结为“模仿”,到希腊诗人西摩尼德斯所倡导的“画是一种无声的诗,诗是一种有声的画”,再到拉丁诗人贺拉斯在他的《诗艺》中提出了“诗画一致”观,17世纪与18世纪,诗与画被称为“姐妹艺术”。

在绘画方面,从文艺复兴开始,画家将人性的观念注入画面中,借用希腊罗马的神话故事或诗歌,表达故事所处时代的场景也是时兴的题材。在诗歌创作上,17世纪是意大利文学衰落的时期,极尽华丽辞藻的“马里诺诗派”迎合了当时没落贵族的口味。1623年,随着教皇马菲奥·巴尔贝里尼继位,意大利的罗马吸引了来自德国、法国等地方的众多艺术家,罗马文艺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这位教皇也是克劳德的赞助人之一。来自法国的画家克劳德,酷爱意大利的自然景观,长期定居在罗马进行户外生并创作了大量优秀的风景画。克劳德也是维吉尔的追随者,不但从其作品中能够寻到维吉尔诗中的情景,而且据说其外出生也经常带着维吉尔的诗集在身边翻阅。

出门远行让西方人增加了对自然的了解,并丰富自身的生活阅历。早在古罗马时代,人们为洗矿泉浴、参加节目庆典、观看运动会及增长知识、寻求学问等开始离家出游。生活在闹市的人们通过出行,体验到乡野生活自由自在的情趣和大自然的风景秀丽。中世纪时,陆上“香料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使东欧区域及亚、非之间的交往更加频繁。15世纪开始,航运业兴旺、探险活动大量出现,探险家和旅游者不辞辛苦奔走在世界各地。都市吸引着富翁名流、优雅贤明的上流人士,那是他们唯一固定的居地,礼仪规范着他们的生活,而在乡村居住的几乎为粗俗农民,他们生活在无拘无束中。画家和诗人纷纷远离喧嚣的都市,加入旅行者的行列,寄情于山水田园之间,寻找古代田园诗人作品中的优美境地,并用所见所闻丰富自己的创作。早期风景画家描绘风景更多地接近现实生活,使观者易忽视画面中的故事内容。他们也乐于记录自己的生活素材,能给人留下很多美好的回忆。对于荷兰画家来说,其作品中增加了新鲜的成分,不仅是简单记录,有时是为了自己作品的出售。雷斯达尔的部分作品中出现低矮的山丘和瀑布,就是其曾游历德国时的所见。英国人对乡村生活题材的热爱,始于14世纪英国诗人杰弗雷·乔叟的《花与叶》。18世纪的英国画家透纳以自己的旅行速和沿途的印象为素材,为塞缪尔·罗杰斯的诗《意大利》做1830年版的插图,这也是其最有名的作品之一。

(二)西方早期风景画的象征性

人们生活的当下世界并不完美,早期风景画家需借助现实中的原型,进一步构筑一个不存在的世界,虽然这个世界不真实,但给人的感觉却很可靠与真实。在文学方面,有古希腊柏拉图的《理想国》、意大利康帕内拉的《太阳城》、英国文艺复兴时期人文主义者托马斯·莫尔的《乌托邦》;在风景画的创作上,古典风景画家法国普桑的作品中带有罗马式的忧郁与神秘情怀,通过手中的画笔描绘一幅幅生动的天国家园景象,这些都寄托了人们对美好家园的向往与崇敬之情。

雏形时期的风景绘画是作为背景而存在的,更多的是起到隐喻、象征的作用,交代故事发展的场景或者对即将展开的故事进行暗示。13世纪的锡耶纳画派创始人杜乔,其为锡耶纳教堂画的主祭坛画《圣母祭坛后的装饰屏》中,以石头和树木象征圣母和耶稣,用自然事物进行直接象征,与人们对自然的神秘达成一致。自然界中的事物出现在画面中,其已具备了风景画的必备要素。具有代表性的早期风景画还有17世纪荷兰的绘画,市民都是虔诚的基督教徒,为市民服务的艺术使得风景画与静物画最早成为独立画种。

(三)西方早期风景画对宗教神性的阐释

画家深入大自然中,投入神的怀抱中自由自在地思辨、聆听神圣的上帝的声音、寻找田园诗歌的意境、描绘着人类向往的天堂,除了早期风景画家对自然风景的迷恋,更多的是在创作作品中所显示的一种对世界存在与人类存在神秘性的认识。

西方早期风景画家以自己独特的方式解释《圣经》的内涵,在创作过程中追寻着神秘存在的意义。在《圣经》中记载的挪亚之约,上帝和挪亚以彩虹为定,不把人类全部毁灭于大洪水中。彩虹预示崭新的开始,一切都可从头再来。不论诗人还是画家,都对这一难得的自然景观进行描绘。在雷斯达尔的《犹太人公墓》中,画面的左边描绘暴风雨过后天空出现的彩虹,彩虹照耀下是新生的树木,与右边的枯树形成对比,暗示生命交替。

三、结语

综上所述,西方早期风景画从简单的背景开始,就已具有明显宗教体验的象征性。画家对完美真实自然界的描绘及利用诗性语言感悟自然,都是为了营造出神性与美的和谐及人类美好的家园之思。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点击联系

(0)
上一篇 2020-11-23 17:28
下一篇 2020-11-23 1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