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沙蒿与过敏性鼻炎的成因及关系

ads

论沙蒿与过敏性鼻炎的成因及关系

袁剑武

榆林市榆阳区神农欢乐谷文体传媒公司 陕西 榆林 719000

【摘要】近几十年来,为了保护当地沙漠环境不受风沙的影响,沙蒿在许多受荒漠化影响的偏远地区得到了广泛的种植。随着沙地变成绿洲,沙蒿本身的生物风险也随之出现:这些地区受到过敏性鼻炎的影响最大,在沙蒿的开花季节,许多人会疯狂打喷嚏、咳嗽、流鼻血和眼睛发痒。可以说,沙蒿问题已经成为许多偏远沙漠城市的共同公共卫生问题,对亿万人民的健康和生活质量更为重要。

【关键词】沙蒿;过敏性鼻炎;成因;关系分析

我叫沙蒿,为菊科蒿属的植物。家住陕西省榆林市,我的家族分布于印度、日本、巴基斯坦、俄罗斯、朝鲜以及中国大陆的新疆、陕西、贵州、黑龙江、青海、河北、四川、辽宁、吉林、西藏、宁夏、山西、甘肃、内蒙古、云南等地,在榆林我主要生长在沙漠中。由于我生命力完強,能防风固沙,是沙漠化的克星,故被许多受沙漠侵害地区特别是榆林市请来治理沙漠,待为上宾,礼遇有佳,在人们把乘飞机当作非常荣耀的五、六十年代,在风和日丽的日子里,我的子孙就乘着飞机飞上兰天,并降落在广袤的毛乌素沙漠里,几十年里,我的子孙己为荒凉的沙漠被上了绿装,并将流动的沙漠牢牢锁住,毛乌素沙漠变成毛乌素绿州的军功章上有我沙蒿的多半功劳!我本以为有付出就有回报,鉴于我的杰出贡献,理应表彰,而且正在我期待和憧憬着被评为榆林市草的荣耀之时,突然一阵邪风四起,什么时候我竞成了过敏性鼻炎的罪魁祸首,数万人给榆林市政府上言要铲除我,我真的是比窦娥还冤呢!

众所周知,过敏性鼻炎乃是世界性疑难杂症,到目前为止尚没有彻底根除的办法,现代医学除了用激素类药缓解症状外就是手术治了!对鼻炎患者来说不做手术难受,做了手术更难受,就好比汽车空气滤清器摘了滤芯,简直是痛不欲生!据有关报道,90%的患者杀医生悲剧都是鼻炎病人所为,因为他们虽然是病人,但体能尚在,有能力施暴!

近年来,随着现代工业化、城市化以及全球化不断发展,人们的生活节奏逐渐加快,同时在生活以及工作压力的不断加剧下,相关食品加工类型以及相对应制造工艺不断扩大,使得许多原本不过敏的人群可能会因为某种新物质以及新食品而出现一定的过敏现象,同时还会导致进一步增加潜在过敏人数。沙蒿过敏已经成为沙漠地区市民的热门话题,众说纷纭。许多人报告说,在2020年7月至9月期间,过敏性鼻炎和哮喘是发病的主要原因,同时将病原指向当地野生植物沙蒿[1]

根据相关机构的说法,进入人体后会引起免疫系统异常反应的物质被称为“过敏原”,是过敏的主要原因。大部分过敏原都是某些蛋白质或肽等大分子物质,例如相关小麦、花生、大豆、鸡蛋、坚果、牛奶等,所以食物过敏约占总过敏的90%。此外,还有吸入性物质如花粉、家庭灰尘、螨虫、微生物如霉菌和细菌,以及昆虫学毒素和药物等等。这些过敏原可以通过进食、吸入、暴露和注射等方式进入体内,从而引起机体的敏感状态,当这些物质重新进入体内时会发生过敏反应,从而刺激患者免疫系统的异常活动,最终导致一系列过敏性损伤[2]

传统 中医虽然能治好部分病人,但由于中医的特殊性和局限性,不可能研究出一种类似抗生素和激素类广谱性治鼻炎的良药!

榆林地处西北内陆地区,干旱少雨,气候干火燥,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恶劣的气候使榆林人鼻子时有不舒服的感觉,南方人到榆林来流鼻血和鼻痒的现象时有发生!

这些年来由于榆林各级政府加大植树造林的投入,人进沙退,沙漠植被快速增大,从而使榆林的年降水量也逐年增加,林草多了,环境变好了,气候也湿润了许多,虽然种了许多以樟子松为主的乔木,但几十年来至今,在治理广袤的沙漠上还是唯我独尊,牢牢地雄居老大地位!假如把我彻底铲除,我敢断言毛乌素沙漠迫使榆林城三迁的历史悲剧将重演!

我们蒿类家族人丁兴旺,要有300多科,23000多种,菊花是我本家,青蒿、茵陈、艾叶都是我的伯叔兄弟!我不但能防风固沙,而且浑身都是宝,我的种子叫蒿子,是榆林地方名吃杂面的添加剂,身价年年看涨。我的枝叶不仅可以做饲料还可以沤青肥,沙区人都知道做饭取暖炉膛里添上一把沙蒿火焰更旺!毫不夸张地说我是生活在沙漠里人民的忠实朋友,我还受到过人们眼泪的滋润,见证过人间的悲欢离合,脍炙人口传唱久远的陕北民歌《泪蛋蛋泡在沙蒿蒿里》就是最好的见证!

北京协和医院的砖家寻找过敏源,在患者鼻腔里发现蒿类物质,就冤枉我为致病源,假如蒿类是致病源,那2万多蒿类植物不致病,为何就认定是我呢?亳不否认,我占据面积最大,但我离人们的生活环境较远,我的堂兄堂弟如青蒿、茵陈、艾就生活在城郊边缘,它们是一年生草木植物,每年鼻炎病人发病期正是它们的扬花期,它们花粉质轻量大且味道特浓对鼻腔有强烈的刺激作用!它们就是真假美猴王中的假孙悟空!

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里,正在我满含冤屈无处诉说,正当我被人口诛笔伐之际,正让我感到孤立无助之时,却有人勇敢地站出来并发表文章说我一一沙蒿是冤枉的!这个人就是我的好邻居,一个辞掉公职,20多年如一日专心治理荒漠的榆林市榆阳区神农欢乐谷谷主,一个尊崇远古神农的奉献精神,一个以神农为榜样亲尝百草,一个用自身做试验且治愈了多种疾病,特别是治好了困扰自己几十年过敏性鼻炎的老农,他和我日夜相伴朝夕相处,他是最了解我的人!为了洗冤,我全权委托当代神农传人袁剑武先生为我的代理人,为我申冤、为我鸣屈,还我清白!

近年来,除内蒙古外,陕西、甘肃等许多北方地区过敏性鼻炎的发病率也有所上升。面对人们日益强烈的声音,人们提出了许多以人为本、多方联动、积极应对的建议措施。

首先,我们必须高度重视这一疾病。有关部门必须切实认识防治变应性鼻炎的重要性,增强防治变应性鼻炎的紧迫感和使命感。第二,尽快明确北方的过敏原,从而以数据来支持决策。目前,沙蒿在内蒙古等地的生态建设中被广泛种植,沙蒿与过敏性鼻炎的关系尚不清楚,因为皮肤过敏原对青蒿素的检测只能检测黄花蒿,而沙蒿未经检测[3]。只有揭示黄花蒿和沙蒿之间的关系,才能确定沙蒿与过敏性鼻炎之间的关系,从而为植被替代、花粉监测和预测等多部门相互作用提供科学依据。第三,各部门通力合作对付敌人。过敏性鼻炎的预防和治疗是涉及多个部门的系统工作,建议政府组织卫生、科学和技术、森林植被和气象部门之间的分工,进行流行病学调查,建立异常反应的治疗和诊断中心,监测和预测花粉浓度,合理改善或调整植被种植。第四,走出认知误区,应对疾病。过敏可能是由综合因素引起的,公众的注意力和科学研究不能只关注过敏原,还与过敏体质、空气、湿度等因素有关,并且应该完全了解这种疾病。同时,患者也必须走出“不相信专家信偏方”等误区,做到早预防、早控制、早治疗,实现过敏性鼻炎的科学预防[4]

参考文献:

[1]王金涛. 应用中药透皮技术治疗鼻炎体会[J]. 家庭中医药, 2016(1):59-59.

[2]郭煦. “治沙功臣”:带来的“地方病”[J]. 小康, 2020, No.414(13):74-76.

[3]张田勘. 治沙植物沙蒿是否成了"公害"[J]. 中国农村科技, 2020(8).

[4]彭裕萍, 康全清, 柳林整. 过敏性鼻炎儿童过敏原致敏性的相关因素研究[J]. 延安大学学报:医学科学版, 2015, 13(2):27-29.

作者简介:袁剑武(1959年4-)男 陕西省榆林市,汉,本科,总经理,榆林市榆阳区神农欢乐谷文体传媒公司,研究方向:沙蒿与过敏性鼻炎的成因及关系。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点击联系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