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网络直播对大学生价值观的影响

ads

疫情期间网络直播对大学生价值观的影响

(刘答之、赵婷、岳腾远、王广财、李文涛)

摘要:通过研究网络直播的接触门槛低,内容多元化、泛娱乐化和收益严重两极分化的特点,论证网络直播在疫情期间风靡盛行的状况下会对价值观尚未完全形成的大学生造成一定的冲击、影响。我们将针对其带来的消极影响尝试构建解决方案,并结合当下实情给出相关建议,以最大程度发挥网络直播知识传播、正向引导的作用。

关键词:网络直播;疫情期间;大学生价值观;影响

一、引言

网络直播大潮近几年在年轻人中风靡盛行,其娱乐化、互动性的特点受到年轻人尤其是大学生的喜爱。据我们调查结果显示,80.87%的大学生看过网络直播,而在2020年年初,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大学生开学延迟,只能居家抗疫,这将促成网络直播在大学生群体中的进一步蔓延。大学生认知能力有限,易受外界环境影响,网络直播在给大学生提供诸多便利的同时,参差不齐的网络直播环境不可忽略地也会影响他们的一些价值判断,甚至带来了严重的价值观影响力两极分化。网络直播对大学生价值观的积极消极影响共存。门槛低、盈利的两极分化严重和直播内容多元化是现在网络直播的最突出的三点特征。大学生参与网络直播人数众多,受到网络直播价值观影响的冲击巨大,然而层次不齐的网络直播平台和直播内容造成了价值导向的双向发展,且差异极大。本研究将重点关注如何发挥网络直播的正面引导作用,同时降低其对大学生价值观的消极作用,并提出对策建议。

二、大学生参与网络直播的现状

从2016年直播元年开始,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四年。网络直播是一种新兴的网络社交方式,可以同一时间透过网络系统在不同的交流平台观看实时的视频,网络直播平台也逐渐变成了一种崭新的社交媒体,在吸取和延续了互联网优势的基础上利用视讯的方式进行网上现场直播,发挥了互联网的直观、快速、内容丰富、交互性强、不受地域限制并且受众可划分的优点,大大增强了活动现场的推广效果。这四年内网络直播平台的发展可谓此起彼伏,一批倒下又有新的一批诞生,在直播潮流化的成长过程中,用户和平台作用是相互的、成就也是相互的,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拿起手机用视频直播的方式来记录当下的生活。

据我们的调研数据分析反馈,80.87%的大学生观看过网络直播,95后和00后大学生作为网生代,是网络新媒体技术的支持者和主要参与者。在调查中,半数的大学生认为从网络直播中是可以获取到知识和营养的,在直播过程中的互动可以增加乐趣。部分大学生对游戏、电竞赛事类的直播极为感兴趣,每天花费1-3小时在此类直播上,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过多的关注游戏和电竞赛事类直播容易导致沉迷,不少反面教材在新闻中出现,屡次出现“熊孩子”看直播乱打赏的现象,瞒着父母给主播刷礼物打赏近万元,大学生打赏乱象虽不如“熊孩子”,观看直播的大学生中有47.52%存在打赏行为,只是大学生的观看习惯是较为理性的,理性观看即表示大学生是能够在纷杂的网络直播中明辨部分是非对错,但是打赏乱象在大学生群体中还是存在的。

网络直播内容的鱼龙混杂也是大学生参与网络直播受到影响最明显的地方,近几年来,网络直播行业虽然得到了有效治理和规范管理,但一些中小型直播平台依然乱象频出。尤其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全国大多数网民上网时间明显增多,有的直播平台利用这一时机,为追求流量、吸引眼球,任由主播穿着暴露、言语粗俗、行为恶劣,通过“送福利”、低俗表演、下流动作等方式吸引用户进行高额打赏,网络直播平台的这些违法违规行为,严重破坏了网络生态,对青少年的健康成长带来恶劣影响,必须坚决予以治理。2020年6月,国家网信办等8部门首批依法依规对“皇冠直播”“嗨够直播”“UP直播”“月爱直播”等44款传播涉淫秽色情、严重低俗庸俗内容的违法违规网络直播平台,分别采取约谈、下架、关停服务等阶梯处罚。同时联合8部门启动了为期半年的网络直播行业专项整治和规范管理行动,主要针对网民反映强烈的网络直播“打赏”严重冲击主流价值观等行业突出问题。网络直播乱象频出,受害的还是年轻大众,国家出台的相关法规越迅速越完善,大学生的成长才能更加健康、更加积极向上。

  1. 当前网络直播的特征

(一)直播内容多元化

网络直播内容丰富,涉猎广泛,就大家所熟知、常见的一些直播平台,涉及游戏内容较多的直播平台诸如斗鱼TV、战旗TV、熊猫TV,而淘宝、聚美优品这些平台上的直播则都属于发展较晚的电商类直播平台。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处于疫情暴发的这一特殊的时期,几乎所有的中小学以及各大高校纷纷开始借助各大学习平台开展线上教育,以钉钉、慕课、学习通等为载体的学习、教育类的直播也火了起来。还有一些直播平台能够让用户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实现用户自己定制自己的直播界面,直播的范围涉及音乐、舞蹈、游戏、体育等等。简而言之,网络直播正不断地去迎合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以此来吸引更多的人去观看网络直播。

(二)直播互动性强

如今的网络直播不同于以往作为观众只能观看的枯燥的电视直播,更多的是注重实时互动的语言交流。而观众与主播互动的媒介一般都是弹幕,观众可以把自己的想法通过弹幕传达给主播以及其他观众,这样一来就加强了直播的互动感,不仅仅是主播与观众的互动,这让一些志同道合的观众也能够进行“隔空交流”,使得直播的过程更加有活力。

(三)直播门槛低

现如今,任何一个人只需要要配备一个摄像头、一台有网络连接的电脑和一个麦克风就可以进行网络直播。甚至于只要有一部智能手机一个自拍杆再加上有网络的环境就可以利用手机进行直播。只要设备齐全,直播就可以随时随地进行。例如抖音直播,有许多并不是很知名的抖音主播每天都能开播一场或者是两三场。并且通过比对直播平台上申请直播间的过程发现,各平台主播在申请直播间过程中,并没有复杂的审核环节,只要在网上填写个人信息绑定银行卡就可以完成注册。在用户完成相应的注册流程之后,就可以打开直播,各取所长,利用直播达到自己所想要达到的目的。

(四)直播盈利两极分化

当下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主播行列,把主播当作自己的事业对待,他们无疑是看重了这个行业的经济利益。在网络直播不断发展的当下,总能看到许多有关一些知名主播的收入很高并且也会致力于社会公益的新闻。当然这些情况是真实的,很多直播平台上的大牌主播其拥有庞大的粉丝资源,他们每天一场直播就完全可以超过现在许多的白领,比如我们所熟知的卖断货的李佳琪、玩王者荣耀的很多人都熟知的张大仙、梦泪……但其实在这些名声较大的主播身后还有很多我们看不到的“无名主播”,他们的收入远远不及之前提到的拥有大流量的主播,甚至他们还会面临被直播平台限流的状况,毫不夸张的说,有一部分主播在直播平台上的收入几乎是微乎其微。因此,网络主播的世界并不是遍地黄金,弯腰即捡的。

四、网络直播对大学生价值观的影响

(一)网络直播对大学生价值观的积极影响

网络直播为大学生展现自我提供了平台。低门槛、简设备的直播要求,对于那些想要在大众面前展现才艺锻炼自己但又缺少舞台机会的大学生来说似乎是不二选择。无论是唱歌、跳舞、表演,还是分享人生经验、情感感悟,都可以通过手机或者电脑进行网络直播。面对镜头和人群的聚焦,要在克服紧张心理的条件下从容展示自己,的确是一种挑战。但在这个过程中,会提高个人表达和与人交流沟通的能力,同时收获自信。

网络直播的及时互动成为大学生能够随时学习的移动课堂。如今,各大网络直播平台涉猎广泛,大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选择自己感兴趣的直播节目进行观看。比如,喜欢运动的就看健身类的直播,喜欢化妆的就看美妆类的直播,喜欢阅读的就看教育类的直播等。通过对直播内容的学习,大学生既充分、高效的利用了碎片化时间,又提升了自己需要的技能,拓宽了知识面,还间接培养了自主学习的习惯,于是,自我认知和自我价值都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

网络直播成为大学生宣泄情感、拓宽社交的重要途径。与之前的微博、QQ等社交平台相比,网络直播除了带给大学生更多的信息资源外,更多的是提供了多维度的社交平台。网络世界的匿名性、主播的陪伴、高效的实时互动能够让每个人的情感在直播间得到回应与认同,从而得到内心世界的满足。

(二)网络直播对大学生价值观的消极影响

当前,裹挟在时代浪潮推动下的网络直播迅速发展,呈现向荣之状,从而使许多沉浸在喜悦中的大学生忽略它所带来的隐患问题。一些网络直播在直播过程中充斥着低俗玩笑、言语辱骂、言论攻击和恶意引导的倾向,这对认知能力受限,心智尚未发育完全的大学生群体来说不失为反面案例的教科书。在其冲击下,短期来看会给大学生的学习生活带来显而易见的直接影响:沉迷网络、放弃学业、脱离现实、淡化交际;长期来看,则会间接影响他们对未来的职业规划、价值取向等。

网络直播的泛娱乐化会削弱大学生的独立思考能力。据我们调查的数据显示,最受大学生喜爱的直播类型是游戏、电竞类直播,约占总体的44.82%,而占比42.79%的搞笑类直播与其难分伯仲,由此不难看出如今的大学生是较为偏爱娱乐性的直播内容的。适当的娱乐能够舒缓压力,放松神经,成为调整情绪的宣泄口,也正是因此会更容易让大学生误入其“温柔陷阱”,难以自拔。在占用大学生更多时间的同时助长其依赖、逃避心理,使大学生在未来遇到难题时第一反应是逃避,转而投入网络直播的“温柔怀抱”而缺乏直面问题的勇气和能力。

网络直播可能会诱导大学生形成错误的消费价值观。网络直播打赏是一种非强制性的新兴消费模式,是对主播认可的一种激励手段。大学生若在自己经济承受范围内给主播打赏也无可厚非,但如果是出于攀比和炫耀的心理,则已经被虚荣心绑架而失去了理性判断。还有如今的直播带货,一昧听从主播的洗脑式“好好好”“买买买”,不考虑自身经济水平和产品性能,甚至没有能力偿债,依旧要借贷超前消费,最终只会错为时尚潮流买单。

网络直播可能会无形中引导大学生的职业价值观畸形化。缺乏人生阅历的大学生很容易将成功异想天开的简单化,具体可以简述为:长得美=关注=走红=暴富=成功。“网红脸”的出现,使追逐时尚潮流的大学生纷纷追求小V脸、大眼睛、双眼皮和高鼻梁等基于表面化的肤浅审美。有了好看的皮囊自然就会引起更多的关注,在一定的机缘巧合下,走红的几率也会大大增加,从而实现一夜暴富,走上人生巅峰。这种价值观的蔓延,会使大学生养成好逸恶劳的恶习,一昧追求轻松自由,光鲜亮丽而又收入丰厚的职业,从而放弃踏实勤恳的努力奋斗,忽视职业能力的提升。

五、网络直播对大学生价值观产生影响的原因

(一)网络直播正在逐渐变得家喻户晓

近几年来,各种网络直播平台如雨后春笋般激增,网络直播成为继QQ、微博、微信之后又一种受到热捧的娱乐方式。众所周知的像全民直播、映客、战旗直播等各类直播平台层出不穷且受众广泛,可以说我们进入了一个全民直播的时代。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在线直播用户规模达到3.92亿,较2016年增长26.5%,至2019年,用户规模达到了4.95亿。调查显示,直播用户在偏好观看内容上普遍呈集中趋势,其中生活类、秀场类及电竞游戏类最受欢迎,分别占比27.9%、23%和15.9%。而占据网络直播主体的大半是年轻人,以全民直播平台为例,该网站吸纳能力庞大,现已拥有近1.5亿的注册用户,且网站日活量到了500万以上。而它主打的口号则是“做年轻人爱看的直播”。网络直播以势不可挡的趋势大范围地融入到了当代大学生的生活,不管是在什么场合,和什么样的朋友,网络直播都是大家十分喜欢讨论的话题。

(二)大学生价值观的未成熟性

对于大学生而言,普遍处于价值观念的塑造期和形成期,许多观念尚不稳定,在道德判断时难免存在困惑。这种阶段的价值观易受改变,经过正确的引导可以使其得到完善,错误的影响也可能立马会使其走入弯路。网络直播作为热门领域,直播时间长,直播内容十分广泛,又在较大程度上占用了大学生的大部分娱乐时间,所以千奇百怪的直播内容往往会在方方面面影响大学生对生活、学习、恋爱等问题的思考方式及价值观。

六、对策和建议:

(一)政府应完善法律法规,营造积极健康的网络直播环境

受疫情影响,线上直播活动发展地越来越快,越来越多的公众参与其中,尤其是年轻一代的大学生。 2020年7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了《市场监管总局关于加强网络直播活动监管监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意见稿》中指出,禁止网络直播销售法律、法规严禁销售的产品和服务,不能利用不满十周岁的未成年人和委托在虚假广告中作推荐而受到行政处罚未满3年的人,在直播活动中进行广告代言活动。这一建议,将会在一定程度上提高直播门槛,加强了对网络直播行业的监管。网络直播平台形式层出不穷,国家要紧跟步伐,建立更加完善的法律法规,营造积极健康的网络直播环境。

(二)社会需联手公众,净化网络直播乱象

社会可以通过公众的力量,来净化网络直播乱象,实施举报有赏的方法,鼓励大家举报不文明、欺骗消费者等网络直播行为,让公众形成一定的社会责任意识。同时,要协助监管部门实施监管处罚措施,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三)平台要进行行业自律和实施内容创新模式,发挥正面影响

有报道指出某些网络直播平台为了追求短期经济效益,传播低俗、色情的直播内容。这会对大学生价值观的形成产生消极恶劣的影响。因而,网络直播平台应加强自身规范,确立平台惩罚制度,建立直播黑名单,禁止进入黑名单的主播进行直播,培养主播社会责任担当,传播积极向上的内容,发挥正面影响。同时,平台要进行直播内容的创新,提高直播内容的质量,让大学生能够在观看网络直播的过程中受益,在大学生价值观的形成中发挥积极的影响。

(四)高校要对学生加强思想道德教育,引导他们正确认识网络直播现象

大学生的价值观处在未定型而将定型的时期,这一时期的大学生有着较强的知识接受能力和信息吸收能力,较高的自我期望和自我评价,较多的社会认同感的需求等。因此,引导他们正确认识网络直播现象,发挥对大学生价值观形成的积极影响有着重要意义,也是大学生价值观教育的重点。

首先,学校要加强校园网络的管理,规范校园网络行为,加强对于网络媒体过度依赖的学生的教育管理,重视对大学生的思想道德教育,教育学生自觉抵制网络直播的不良信息,学会“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主动抵制不良的网络直播内容;其次,学校在结合网络教育的过程中,可以适当向学生普及一些有关网络直播法律法规、直播运行模式等内容,使学生们对网络直播现象有一个更加清晰的认知,能够理性地辨别是非,避免盲目从众,具备社会责任感;最后,学校要打造一个积极健康的文化氛围,宣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让学生潜移默化地形成正确的价值观。

七、结语

疫情的因素使得网络直播的影响范畴进一步扩大,在积极与消极影响并存的状况下,结合当前网络直播的现状特征,为有效规避其消极影响的肆意蔓延,大学生要努力提高自身文化认知水平,坚定社会主流价值观认同感。与此同时,社会、学校、家庭等外部力量也应该共同携起手来,为净化大学生的学习、生活环境共同努力。

参考文献:

[1]顾小丽.网络直播对大学生价值观的影响及对策研究[J].宿州教育学院学报,2018,21(04):72-75.

[2]李涛.网络直播传媒对当代大学生价值观的影响原因与对策探析[J].思想理论教育导刊,2018(05):92-94.

[3]万书亮,孟爽.网络直播传媒对当代大学生价值观的影响原因与对策[J].传播与版权,2019(10):168-169.

[4]顾小丽.网络直播对大学生价值观的影响及对策研究[J].宿州教育学院学报,2018,21(04):72-75.

[5]“网络红人”对大学生价值观的消极影响及对策研究[D]雷静.江苏师范大学.2018(09)

[6]卓武扬,胡阿思,宫兴国,陈婷.我国第三方支付信息安全风险研究[J].西部经济管理论坛,2019,30(06):42-52.

[7]陈阳.第三方网络支付安全问题探究[J].电子制作,2015(06):119-120.

[8]邱宜干.我国移动支付发展的瓶颈问题探讨[J].中国集体经济,2019(16):27-28.

【作者简介】:

刘答之(2000-)女,汉族,江苏宿迁人,三江学院本科在读;

赵婷(1999-)女,汉族,江苏淮安人,三江学院本科在读;

岳腾远(1999-)男,汉族,山东济宁人,三江本科在读;

李文涛(2000-)男,汉族,浙江台州人,三江学院本科在读;

王广财(1999-)男,汉族,江苏连云港人,三江学院本科在读。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点击联系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