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边缘化群体学习参与障碍及对策分析——基于《第四次成人学习与教育全球报告》

ads

成人边缘化群体学习参与障碍及对策分析——基于《第四次成人学习与教育全球报告》

陈其晖1 倪丽娥2

(1.同济大学继续教育学院,上海200092 2.同济大学职业技术教育学院,上海200092)

摘要:通过分析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布的《第四次成人学习与教育全球报告》发现,妇女、农村人口、移民和难民、老年人等边缘化群体在学习参与方面不平等,他们面临着学习参与的情景障碍、体制障碍和意向障碍。为了切实推动边缘化群体实现从“边缘参与”到“充分参与”的变革,国际上主要通过财政支持、学习资源供应、提高认识和处理好工作的影响等方式破除边缘化群体参与障碍,强化学习参与度。

关键词: 成人教育 学习参与 障碍 边缘参与

中图分类号:G7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1-8794(2020)12-0001-06

一、前言

2019年12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布的《第四次成人学习与教育全球报告》(The 4th Global Report on Adult Learning and Education, 以下简称GRALE 4)中指出,“在将近三分之一的国家中,只有不到5%的15岁及以上成年人参加了教育和学习计划,残疾成年人、老年人、难民和移民、少数民族和其他社会弱势群体在成人教育计划中所占的比例特别低,并且发现自己无法获得终身学习的机会”。 [1] 这与《2030可持续发展议程》中关于“确保包容和公平的优质教育,让全民终身享有学习机会”的目标相背驰。 [2] 《第三次成人学习与教育全球报告》中的证据表明,成人学习与教育(Adult Learning and Education, 以下简称ALE)能从根本上影响社区的健康、福祉、经济和社会生活,然而,如果很大一部分人口被排除在外,成人学习与教育对改善个人和社会生活的影响会大大减少。保证公平的学习机会、促使所有人都能参与是释放成人学习与教育全部潜力的关键。 [3] 因此,应通过对GRALE 4进行解读,分析哪些群体没有或非常有限地参与ALE,了解这些群体正面临着哪些主要障碍以及如何解决这些障碍,从而支持边缘化群体获得学习机会,使他们更多地融入社会,促进边缘化群体实现从“边缘参与”到“充分参与”的转变。

二、面临学习参与障碍的边缘化群体

1.妇女

妇女主要面临着文盲率高、信息通信技术技能较低、在雇主支持的ALE中受到歧视等问题。女孩和妇女接受教育是发展中国家消除贫穷和改善经济增长最有效的方法之一,为女性提供教育机会既是成功发展的先决条件,也是成功发展的动力。 [4] GRALE 4的调查显示,在解决女性教育不平等问题方面取得了一些令人鼓舞的进展,全球女童和男童在小学和中学教育方面的差距降至1%。然而,全球青年文盲女性仍占大多数(57%),估计4.73亿15岁及以上的文盲中,妇女占63%,妇女的教育状况令人担忧。一些东南亚国家,妇女在参加扫盲方案的人群中占较大比例(如图1所示),其中有三个国家的妇女明显占多数,约占总人数的70%。但对于非正规学习方案,除缅甸与老挝的差异较小之外,其他国家均以男性为主要群体。其次,妇女的信息通信技术有待提升。虽然非洲的互联网接入率一直在上升,但妇女被排除在外。发达国家的男性与女性在互联网使用率上的差距较小,但妇女的信息通信技术技能往往较低。例如,在一些欧洲国家,相对每100名男子,只有25名妇女具有编程技能,相对每100名男子,只有大约75名妇女可以在电子表格中使用基本的算术公式。此外,GRALE 4数据显示,妇女在雇主支持的ALE中受到歧视,男性获得了更多雇主支持的培训机会。尤其是在老挝和加纳,男性得到雇主支持的可能性是女性的2.5倍。

2.农村人口

根据多层面贫困指数(The Multidimensional Poverty Index, 以下简称MPI),生活在严重多层面贫困中的16亿人,有85%生活在农村地区。撒哈拉以南非洲和南亚这两个区域的农村人口受到MPI的打击特别严重,教育不足是农村人口贫困的核心。 [5] 以肯尼亚为例,2007年肯尼亚东北省份(农村地区)只有8%的人口达到了最低识字水平,4%的人口达到了理想的识字水平(硕士);相比之下,肯尼亚首都内罗毕的数字分别为87%和62%(如图2所示)。可见,发展中国家向农村人口提供ALE机会具有紧迫性,除非特别关注农村人口的状况,否则无法有效解决世界上持续存在的不平等现象。改善农村地区的教育状况面临两项挑战:一是缺乏ALE基础设施,如附近没有学习中心、缺少培训课程;二是农村人口收入低,难以承担培训费用。

3.移民、流离失所者和难民

按照《贝伦行动框架》(The Belém Framework for Action)中规定的包容原则, [6] 阿拉伯自由联盟最紧迫的任务之一是促进全球数亿被迫离开家园的人得到融合与支持。移民人口在国家之间和国家内部表现出高度异质性,不同群体有非常不同的需求。虽然大多数全球移徙人口由熟练和高技能人员组成,但也有很大一部分人技能水平非常低,特别是难民群体,东道主国家急需向低技能难民以及其他类似的移民提供ALE。

4.老年人

人口迅速老龄化给各国政府带来了重大挑战,政府面临着医疗费用增加和劳动力队伍不断缩小、老化的问题。由于预期寿命增加和出生率下降,劳动力的自然增长将无法弥补预期退休人员的数量,这就需要将老年工人留在劳动力中。人口结构的变化引起了人们对老龄化劳动力能力的担忧。PIAAC(Programme for the International Assessment of Adult Competencies)的调查数据显示,不同年龄组的识字能力有很大差异,55至65岁的成年人得分比25至34岁的成年人少30分。 [7] 虽然这些差异是由于队列效应造成的,但大多数老年人受教育程度较低。各国之间也存在很大差异,例如,美国的差异约为13分,而芬兰的差异几乎达到50分。尽管识字能力较低,但年长的工人似乎与年轻的工人一样富有生产力。虽然年长的工人可能能够弥补信息处理技能水平较低的缺陷,但不断变化的生产过程将对学习能力提出更高要求,并可能使其更具挑战性,由此可见ALE对老龄化劳动力的重要性。

5.残疾成年人

残疾成年人是社会上最脆弱的群体之一,他们的健康状况较差,受教育程度较低,经济活动参与较少,贫困率高于非残疾人。特别是在发展中国家,残疾成人的识字能力低下。GRALE 4调查显示,虽然乌干达的小学净入学率为81%,但只有15%的残疾儿童能够接受教育,残疾成年人也缺乏ALE机会。

6.受教育程度低的成年人

无论收入如何,受教育程度都是所有国家参与ALE的一个非常有力的预测因素。GRALE 4报告显示,中等教育未完成者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平均参与率为9%,而完成学业学位群体的平均参与率为69%。 [8] 即使是在丹麦和瑞典等具有包容性的国家,低成就群体的参与率相对较高(约20%),但也存在巨大的差异。此外,受教育程度和识字能力密切相关,低识字率将处于教育不利地位的人排除在了ALE之外。

三、边缘化群体参与障碍分析

障碍可以被认为是阻碍某些个人或群体参与ALE的因素。GRALE 4将成人学习参与障碍分为三大类:情境障碍(Situational Barriers)、体制障碍(Institutional Barriers)和意向障碍(Dispositional Barriers)。

1.情境障碍

情境障碍是指由人的生活状况产生的障碍,主要包括国家或区域文化传统的阻碍、缺乏时间、家庭责任等。贫困和经济不平等并不是导致障碍的唯一因素,国家或区域的文化传统也会减少一些群体的学习机会。例如,一些国家受文化传统影响,认为年轻女孩和妇女不需要接受教育。在发达国家,因工作太忙而缺乏学习时间是最常见的原因。男性比女性更认为工作繁忙是参与学习的障碍,女性劳动力参与率较低的国家的妇女很少提到这一点。对于女性而言,家庭义务是一个主要的情境障碍。妇女,特别是有年幼子女的妇女,比男性更容易提及家庭责任。 [9] 对于一个有孩子、生活在低收入环境中的单身妇女来说,这种情况尤其不稳定。 [10] GRALE 4显示,在30个国家中(4个国家除外),10%或更少的男性认为儿童保育是一种障碍;而在略超过一半的国家中,20%以上的妇女认为家庭义务是一种障碍。

2.体制障碍

体制障碍主要指成人教育制度中阻碍学习参与的实践与程序,包括缺乏ALE基础设施、课程费用设置不合理等。对11个非洲国家的农村地区进行的调查发现,所有年龄组都无法随时获得优质的教育和培训,这是ALE为农村人口服务的最大挑战。 [11] 农村地区特别缺乏ALE基础设施,如附近没有学习中心、农村的通信没有城市地区发达等,使很大一部分人口无法参加学习。例如,肯尼亚扫盲调查发现,附近缺乏学习中心是该国的一个主要障碍。 [12] 农村地区的电信通常不如城市地区发达,从而阻碍了通过网络实施ALE方案的落实。同样,关于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成人教育扫盲方案的行政调查、第六次亚洲及太平洋会议中期审查以及尼泊尔扫盲调查都证明,缺乏ALE基础设施使很大一部分农村人口无法参加ALE。 [13] 在关于高收入国家参与障碍的PIAAC调查中,也出现了缺乏课程或方案的情况。虽然并非所有课程和方案都能通过迅速发展的远程教育提供,但不便利的学习时间与地点仍然是主要障碍,各国需要加以思考,以进一步促进包容与公平。

个人承担的费用过高是影响学习者参加ALE的重要阻碍。在一些国家,例如斯洛文尼亚,学习费用是最主要的障碍,占25%。相比之下,只有7%的芬兰受访者提到了这一点。这两个国家之间的差异反映了个人必须承担ALE费用的程度:在芬兰个人只需承担学习费用的10%,而在斯洛文尼亚这一数字为37%。此外,GRALE 4提到,欧洲晴雨表(Eurobarometer)针对终身学习的民意调查发现,只有12%至21%的人愿意支付所有的学习费用,近50%的人不会支付任何费用。各国教育和培训机构设置的收费方式显然助长了体制障碍。GRALE 4调查表明,较高收入阶层较少提到经济原因, [14] 这一发现违背了可持续发展议程的目标,即创造更包容与公平的社会,确保生活中的每个人都有最佳的机会,无论他们是谁或来自哪里。

3.意向障碍

意向障碍指个人参与学习的态度和意愿上的阻碍,即个人是否具有参与学习活动的信念,认为参与学习活动是否值得。收集障碍信息的方法不恰当会导致意向障碍被严重低估,例如,肯尼亚将“缺乏兴趣”视为没有参加扫盲方案的障碍之一,但在PIAAC和AES(The Adult Education Survey)中,“缺乏兴趣”不被视为障碍,因为障碍只有在表达的参与愿望没有实现时才产生, [15] 对于没有兴趣参与的个体提出障碍问题是没有意义的。GRALE 4显示,在参加欧洲终身学习晴雨表调查的11个欧洲国家中,丹麦的意向障碍比例为14%(最低),英国为31%(最高)。同样,心理因素对加拿大人寻求有组织的学习活动的意愿有重大影响,大约35%的人认为他们不需要更多的教育; [16] 41%的肯尼亚人不想入学,因为他们认为自己“识字”。

GRALE 4表明,将参与者与非参与者进行比较,对于相当一部分人而言,意向障碍是迄今为止最大的阻碍因素。缺乏兴趣往往反映了围绕人的文化归属、身份和生活背景,特别是与工作有关的主观理性。要让个体参加一个课程或方案,必须使其相信学习将积极影响自身的工作状况。报告指出,生活在贫困条件下的人倾向于接受他们的命运,因为他们无法想象任何合理的选择,这是全球数百万成年人面临的问题,迫切需要决策者加以解决。

四、解决边缘化群体参与障碍的对策

参与障碍阻止了边缘化群体的学习参与,要实现边缘化群体从“边缘参与”到“充分参与”的转变,需要采取有效措施破除参与障碍。国际上主要通过财政支持、学习资源供应、提高认识和处理好工作的影响等方式解决参与障碍。

1.增强公众对边缘化群体的支持

首先,GRALE 4指出,如果要在减贫方面取得重大进展,就需要进行大规模的资源分配转移,加强国际资源调动。敦促发达国家履行承诺,向发展中国家提供占国民总收入0.7%的官方发展援助,向最不发达国家提供0.15%至0.20%的官方发展援助。 [17] GRALE 4强调,2018年,28个发达国家中只有4个达到了0.7%的发展援助目标,财政资源的缺乏阻碍了经济最落后地区的教育工作。

其次,政府对确保边缘化群体纳入ALE负有特殊责任。尽管在许多国家的政策文件中详细阐释了终身学习对于应对社会和经济挑战的重要性,但在GRALE 2中得出的结论是,“成人教育仍然是政府投资和国际发展援助的一个低优先事项”。政府不是ALE的唯一,而且往往不是主要资金来源;雇主和个人承担了很大一部分费用,公平和高效的费用分摊计划必须成为国家终身学习战略的核心。没有证据表明,市场会以某种方式满足失业者、教育上处于不利地位的人、老年人或任何其他边缘化群体的学习需求。因此,政府的核心作用是解决ALE中的市场失灵问题,保障边缘化群体获得更多的学习机会。

最后,国家需要向针对边缘化群体的战略提供专项资金。GRALE 4显示,社区学习中心(Community Learning Centres, CLCs)的公共资金集中于边缘化群体。社区学习中心在许多发展中国家的主要活动是提供成人识字课程和基本技能培训,因此,它确实是一种以边缘化群体为重点的定向资金形式。然而,许多社区学习中心并不能充分满足边缘化群体的需求,因为这些服务是为了满足优势群体而设计的,现有的资金供应制度没有补偿招募弱势群体所需的费用。当政府政策通过面向市场的办法来提高效率时,社区学习中心更可能招募容易成功的人, [18] 边缘化群体无法享受到对等的学习机会。因此,国家需要针对边缘化群体的ALE战略提供专项资金,可以采取个人学习或培训账户的形式刺激特定群体的ALE需求。

2.提供信息通信技术和公民教育资源

学习资源供应充足,有利于保障ALE正常运行,使原本处于边缘的群体享有平等的学习机会,促使他们充分参与学习。ALE资源供应不足不仅会造成体制障碍和意向障碍,还会引发更广泛的情境障碍。首先,运用信息通信技术克服无法进入ALE的问题。信息通信技术在发展中国家的普及,已经成为开启社会边缘化群体学习机会的一把“金钥匙”。 [19] 信息通信技术之所以受到欢迎,是因为它能为学习者提供更多的学习机会,为偏远地区和需要灵活安排学习的城市地区的人们提供优质教育的机会。另外,信息通信技术在向城市和农村地区提供技术教育和培训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ALE包括三个关键学习领域:识字和基本技能、继续教育和专业发展(职业技能)、自由、大众和社区教育(积极的公民技能)。教科文组织在收集关于参与的数据与全球范围的ALE信息时,没有查到关于第三领域自由、大众和社区教育(也被称为“公民教育”)的有关内容。然而,要使ALE能够应对当代教育、文化、政治、社会和经济挑战,仅仅关注前两类并搁置第三类是不够的。 [20] 对公民教育的关注并不意味着前两种教育不重要,应该质疑各国ALE战略是否平衡,是否有适当的体制结构来支持ALE全部领域的学习。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阿拉伯国家、欧洲和北美的报告表明了ALE失衡:前两个地区的报告主要集中在第一个ALE学习领域,即识字和基本技能;而欧洲和北美的报告将ALE放在职业技能上。 [21] 相比之下,公民教育在某种程度上被忽视了。对公民教育的忽视,表明目前ALE提供的服务过于侧重基本技能和就业。在促进和保护民主、人权与和平方面,没有发挥ALE应有的作用。 [22]

学习圈形式的公民教育能培养参与者积极参与的社会技能,间接促进民主。 [23] 有些学习圈与从事地方一级社会活动的群体密切相关,目的是培训成员采取行动从而影响决策。有时会以学习圈的形式探讨需要全国公民投票的事项,如关于核反应堆的未来、加入欧盟等问题。学习圈形式的公民教育还组织了研究小组,准备就工会与雇主之间的合作等问题举行公民投票。这些圈子是帮助个人更好地了解不同社会、文化和政治立场并做出知情决定的一种方式。理想状态下,这些形式的ALE应该提高公民制定令人信服的决策的能力和公众讨论关键问题的能力。因此,学习圈形式的公民教育对于创造更广泛的社会利益具有重要意义。

3.提高对ALE益处和机会的认识

“国际成人学习者周”和外展方案是提高公众对ALE认识的重要方式。“国际成人学习者周”在边缘化群体内开展宣传运动,向公众展示广泛的学习活动,并祝贺那些成年人重返学习。在边缘化群体内宣传,承认了边缘化群体是同样享有权利的参与者,引导那些没有将ALE视为与自身有关联的群体积极参与。“成人学习者周”允许学习者的声音被听到,提供渠道让他们表达学习需求和愿望,这一点很重要,而且往往在触及弱势群体时很难做到。正如尼泊尔政府教育部非正规教育中心所言:目前的扫盲方案实施框架采用“自上而下”的方法,这可能不适合生活在恶劣条件下的人民、弱势社区和居住在偏远农村地区的人民。此外,国家的财政资助举措使当地的商店管理员能够在工作时间开展外展工作(Outreach Work,旨在帮助和鼓励社区弱势成员的工作),并使移民组织和其他边缘化群体(如残疾人、老年人等)接受社区外展工作的支持。

4.处理好工作对参与ALE的影响

政府、教育机构、雇主等应创造条件支持边缘化群体参与学习。《2015年人类发展报告》(The Human Development Report 2015)提醒我们,世界各地有大量的人发现自己生活在没有尊严的环境之中,也被排斥在学习世界之外。 [24] GRALE 4强烈指出,妇女在有酬和无酬工作方面处于不利地位,这影响了她们获得ALE的机会。GRALE 4还指出,在技术革命推动的以技能为导向的变革时期,“对于一个只有普通技能的工人来说,从来没有比现在更糟糕的时期了”。 [25] 劳工组织未来工作全球委员会认为,为充分应对未来工作的挑战,政府、雇主和工人组织等社会伙伴需要采取专门行动。该委员会呼吁重振社会契约,“给予劳动人民公平的经济进步份额,尊重他们的权利,保护他们免受风险,以回报他们对经济的持续贡献”。 [26] 以丹麦的“灵活保障”计划为例,“灵活保障”的主要目的是保障就业而不是保障工作,这意味着保护的重点是工人而不是他们的工作。因此,雇主可以拥有灵活的劳动力,而雇员可以处于一个强有力的社会安全网中。这说明政府可以积极采取措施,尽量减少劳动力市场的排斥,并帮助那些面临风险的人找到安全和令人满意的工作。此外,终身学习使人们能够获得并提高技能,政府、工人和雇主以及教育机构在建立有效和适当的终身学习生态系统方面负有重要责任。

五、结束语

为了促进成人教育领域更加包容与公平,需要破除参与障碍,支持边缘化群体充分参与学习。《第四次成人学习和教育全球报告》关注学习参与,揭示了妇女、农村人口、移民和难民、老年人、残疾成年人以及教育程度低的成年人等边缘化群体没有或非常有限地获得ALE机会,他们面临着学习参与的情境障碍、体制障碍和意向障碍,可以通过提高对ALE的认识、增强公众对边缘化群体的支持、处理好工作对参与ALE的影响、提供恰当的ALE资源等方式解决这些障碍。总之,为了实现2030可持续发展目标,有必要对ALE的方法进行改变,并以足够的投资为后盾,营造更加包容与公平的学习环境,更好地为边缘化群体服务,并朝着为所有人创造学习机会的方向前进。

参考文献

  • [1][5][8][11][12][13][14][15][16][20][21][26]UNESCO Institute for Lifelong Learning.Fourth Global Report on Adult Learning and Education[EB/OL].https://uil.unesco.org/system/files/grale_4_final.pdf.
  • [2]United Nations.The 2030 Agenda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EB/OL].https://sustainabledevelopment.un.org/post2015/transformingourworld.
  • [3]UNESCO Institute for Lifelong Learning.Global Report-GRALE[EB/OL].https://uil.unesco.org/adult-education/global-report.
  • [4]刘奉越.全球成人学习发展的现状与前景:基于可持续发展的视角[J].中国远程教育,2018(5):15—21.
  • [6]UNESCO Institute for Lifelong Learning.The Belém Framework for Action[EB/OL].https://unesdoc.unesco.org/ark:/48223/pf0000187789/PDF/187789qaa.pdf.multi.
  • [7]OECD Publishing.Age,Ageing and Skills:Results from the Survey of Adult Skills[J].OECD Education Working Papers,2016.
  • [9]Massing N,Gauly B.Training Participation and Gender:Analyzing Individual Barriers Across Different Welfare State Regimes[J].Adult Education Quarterly,2017,67(4):266—285.
  • [10]Flynn S,Brown J,Johnson A,et al.Barriers to Education for the Marginalized Adult Learner[J].Alberta Journal of Educational Research,2011,57(1):43—58.
  • [17]European Commission.EU Official Development Assistance Reaches Highest Level Ever[EB/OL].https://ec.europa.eu/commission/presscorner/detail/en/IP_17_916.
  • [18][24]Rubenson,Kjell.The Nordic Model of Lifelong Learning[J].Compare A Journal of Comparative & International Education,2006,36(3):327—341.
  • [19]欧阳忠明,杨亚玉,潘天君,葛晓彤.全球成人学习与教育发展:趋势、矛盾与思考——基于《全球成人学习与教育报告》(GRALE Ⅰ—Ⅲ)的解析[J].远程教育杂志,2017,35(4):3—14.
  • [22]Paul Stanistreet.It’s Time We Lived Up to Our Commitments on Adult Education[EB/OL].https://thelifelonglearningblog.uil.unesco.org/2019/12/05/its-time-we-lived-up-to-our-commitments-on-adult-education/#more-547.
  • [23]Eva Andersson,AnnMarie Laginder.Dimensions of Power:The Influence of Study Circles[J].Acta Medica Scandinavica,2013,138(S243):110—113.
  • [25]UNDP.The Human Development Report 2015:Work for Human Development[EB/OL].http://hdr.undp.org/sites/default/files/2015_human_development_report.pdf.

Learning Participation Barriers and Countermeasures Analysis of Marginalized Adult Groups——Based on The Fourth Global Report on Adult Learning and Education

CHEN Qi-hui1 NI Li-e2

(1.College of Continuing Education, Tongji University,Shanghai 200092, China 2.Institute of Vocational Education, Tongji University,Shanghai 200092, China)

Abstract: Through the analysis of The Fourth Global Report on Adult Learning and Education issued by UNESCO, it is found that the marginalized groups, such as women, rural populations, migrants and refugees, and the elderly are unequal in learning participation, and they face situational, institutional and dispositional barriers. In order to effectively promote the transformation of marginalized groups from “marginal participation” to “full participation”,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mainly utilizes financial support, the supply of learning resources, awareness-raising and dealing with the impact of work to break the barriers of participation of marginalized groups, and strengthen the degree of learning participation.

Keywords: adult education learning participation barrier marginal participation

基金: 上海市教育委员会“二孩”政策下上海职业教育资源整合与建设专项经费项目

作者简介:陈其晖(1970—),男,浙江宁波人,博士,副研究员,硕士生导师,研究方向为成人教育、企业培训、在线教育; 倪丽娥(1994—),女,杭州人,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成人教育、继续教育、在线教育。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点击联系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